collage
这一扇门 通往
更广阔的世界

宗教民俗

历史地理>丝绸之路 古国古城

艺术人文

户外技能

作家余秋雨说:“丝路的一切美,最能弹拔我心弦的,就是故城的废墟。” 丝绸之路,古今西亚和欧洲的重要交通要道,多民族、多文化曾交汇于此。在漫漫历史长河中,丝绸之路形成了无数的文化遗址、历史古迹。 然而经过历史沧桑、战乱烽火,许多曾灿烂一时的文明已难觅踪影,犹存残墙石窟、古城废址,或散落在荒草乱冢之间,或孤立于戈壁荒漠之中,诉说着久远的故事……

丝绸之路 古国古城

文/黄适远

 

 

曾经繁华的高昌故城今日已是满目黄沙,诉说着废墟中的故事。

 

吐鲁番,这个海拔最低的盆地却是一个分量极重的“文化盆地”。吐鲁番特殊的地理位置,为东方、西方和北方游牧文化的汇聚创造了条件。特别是位于吐鲁番的高昌故城,更是承载着千年的文化因子。在历史的一进一出之中,高昌城的剪影在地平线上变得越来越清楚,越来越丰满……

位置特殊

吐鲁番,突厥语的意思是“富庶丰饶的地方”。吐鲁番的地理位置,正好处在东西、南北交通的十字交叉点上,这种重要的战略位置为东方、西方和北方游牧文化的汇聚创造了条件。

有学者作了个很好的比喻:“如果说西域文化是一种十字形的文化,那么这一特点在吐鲁番地区表现得最为突出。”

记载中的木头沟水曾是浇灌这片绿洲的生命之水,而今干涸的河道经历了千年的沧海桑田后,干枯的身体在阳光下叙述着往日时光。

公元前二世纪的西域,绿洲纵横,天山雪水滋润着片片绿洲,各个邦国半耕半牧,一派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每天的阳光温暖地抚过大地,河水从脚边缓缓地流动着。

但是此刻,一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忽然展现了,汉武帝的铁蹄已响彻西域大地,平静的生活波涛汹涌。交河城下是人喊马嘶。

吐鲁番当时被称之为车师国。车师称为六部,除去一部在蒲类海(今巴里坤)外,其他以吐鲁番为中心,散布在奇台、阜康。车师人世代生活在这里。

陆路丝绸之路一开通,吐鲁番的重要性一下浮出水面,成为众矢之的。匈奴铁骑自准噶尔草原越天山,南下塔里木,这里是最便捷的通道。

汉王朝要打通西域,吐鲁番是心脏地带,吐鲁番不通,则西域只等于仅仅开启了一扇门,吐鲁番一通,西域一览无余了。

吐鲁番盆地在地理上是个形状独特的盆地,地势北高南低,呈明显的不对称形,盆地中的最低处在觉洛塔格山麓,这里是仅次于约旦死海的世界第二低地,即著名的艾丁湖。

正如一个考古学家所说的那样:几乎没有其他哪个绿洲,在文化面貌上像吐鲁番这样丰富多彩。它位于一条东西大道和南北大道的交汇点上。

那条东西路线由哈密进入蒙古大草原,并且通向敦煌。而南北路线则把楼兰以及塔里木盆地东南部,与天山北侧的丝绸之路连接起来。

从文化上讲,吐鲁番好像一块海绵,从各个方面吸收着各种文化,文化的多元性和多层次性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融贯中西

位于吐鲁番的高昌文化融中西文化于一身,这的确令人吃惊。一个小小的绿洲盆地,在文化的吞吐上表现得如此大气,如此从容不迫,用自己的身体盛下了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文化气息,成为活文化标本。谁能相信,在天山下的一片绿洲上,有这样一块文化的“大蛋糕”呢?

在高昌文化圈中,中原汉文化占有重要地位,其中汉魏儒家文化又居主导地位,所谓“汉魏遗黎”。在阿斯塔那出土的《尚书》、《诗经》、《孝经》以及大量壁画都反映出高昌的主流文化非汉文化莫属。

更为重要的是,汉字作为各种官私文书的书写文字被高昌充分予以吸收,令人注目的阿斯塔那墓中还出土了让世人惊叹的伏羲女娲图。

伏羲女娲均为人首蛇身,伏羲左手执矩、女娲右手执规,二人相向而拥,下部为交缠状,周围饰以各种星相图。这与中原地区发现的伏羲女娲图是一致的。

阿斯塔那,当地汉族人叫三堡,这一名称在西域绿洲上带有普遍性。堡,既是军队守卫之处,也是商旅前进的方向塔。有堡的地方,就有了人烟,就有了水源。

阿斯塔那与哈拉和本(二堡)连接。它依偎着高昌城,在博格达峰的注视下,当时的高昌人把这里当成了栖息之地,表现各种文化元素的文本被人们一起埋进了这幽幽地表。

阿斯塔那继承了汉文化的深厚传统,因而,在这里出土的各种文书、丝织品、帛画等等给今天的我们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在目瞪口呆之余,更多的是欣喜万分。

 

 

梦回高昌

抬起头,东南就是高昌故城了。高昌城寂然不语。凝固的姿态像一个巨大的问号,是啊,今天的我们还读得懂你吗?

位于吐鲁番的高昌故城和交河故城的区别就是:高昌是政治、军事、文化、商贸中心,而交河是纯粹意义上的军事城。

高昌城占地220万平方米,昔日纵横的街道,熙攘的人群,来自欧洲、中亚、西亚及各个邦国的人们汇成了人流,说着不同的语言,在店铺前讨价还价。

在吐鲁番出土的文书中,记录了唐朝被称为西州的吐鲁番的商品行业,如麦谷行、帛练行、里子行、布行、彩帛行、铛釜行、菜籽行等等,同一种商品,分为上、中、下三个档次,各有其价格。

恍惚间,你也许会认为是走在了长安的东西大街上。高昌在西域的中心作用显得很清楚了。

再看高昌城的面貌吧。

高昌城城墙高约十二米,城门分别冠以“玄德门”、“金福门”、“金章门”、“建阳门”、“卧城门”等,这自然是学了长安。东西文化就在这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

丝绸是代表性的物品,在高昌的丝织物上,中国文化和波斯文化融为了一体。高昌在魏晋时丝织品的织造工业很发达,与疏勒、龟兹成为三个中心。

这些地方所生产的丝织品,由于吸收了中原和西亚的传统织造技法和纹样风格,并结合本地的文化传统,而形成各自的特色。

高昌所纺织的龟兹、疏勒、波斯锦,在吸收东西方织法、纹样风格上做到了浑然一体。

著名学者夏鼐先生指出:“中国为了满足西方市场的需要,在隋代和初唐中国丝织品的图样有些采用波斯的风格,在织锦技术上,也受到波斯锦的影响。”

高昌成为中西丝绸贸易的交接地带。高昌文化圈基本形成了。但,文化的更大交融还在后头。

 

 

交河之奇

交河城是车师国国都。《汉书·西域传》说:“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

“送君九月交河北,雪里题诗旧满衣。”“交河城边飞鸟绝,轮台路上马蹄滑。”“浑灵犁牛烹野驼,交河美酒金叵罗。”唐代著名诗人岑参供职北庭都护府,对于交河可谓极熟。

当他步入交河城中,可曾在这里沐浴风雨,交河的一壶烫酒也许让他更加思念远方的家园吧?

交河城的“奇”在于它是挖出来的,而不是用砖砌出来的。交河城的整个建筑是向下挖土挖路,深挖出墙来,地面的居民和官署也是朝下挖出来。墙体大部分是土,整个城市仿佛是一组庞大的雕塑,真是个奇迹。

交河故城是与西方文明交流的一个纪念碑!它的文化多样性集文化之大成、举世所罕见。

夕阳下的交河故城,沉浸在一片光的和谐中,当风从城墙呜呜地飞过去时,一种饱经风霜的美从故城升起。

难怪著名学者、作家余秋雨说:“新疆的一切美,最能弹拔我心弦的,就是故城的废墟。”

新疆应该有一种废墟文化。废墟中,无数动人的历史在上演,无数文明的因子在飞舞,无数的故事在诉说,无数的人们在丝绸之路走过的绿洲上遥望家乡。

文/黄适远

 

 

曾经繁华的高昌故城今日已是满目黄沙,诉说着废墟中的故事。

 

吐鲁番,这个海拔最低的盆地却是一个分量极重的“文化盆地”。吐鲁番特殊的地理位置,为东方、西方和北方游牧文化的汇聚创造了条件。特别是位于吐鲁番的高昌故城,更是承载着千年的文化因子。在历史的一进一出之中,高昌城的剪影在地平线上变得越来越清楚,越来越丰满……

位置特殊

吐鲁番,突厥语的意思是“富庶丰饶的地方”。吐鲁番的地理位置,正好处在东西、南北交通的十字交叉点上,这种重要的战略位置为东方、西方和北方游牧文化的汇聚创造了条件。

有学者作了个很好的比喻:“如果说西域文化是一种十字形的文化,那么这一特点在吐鲁番地区表现得最为突出。”

记载中的木头沟水曾是浇灌这片绿洲的生命之水,而今干涸的河道经历了千年的沧海桑田后,干枯的身体在阳光下叙述着往日时光。

公元前二世纪的西域,绿洲纵横,天山雪水滋润着片片绿洲,各个邦国半耕半牧,一派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每天的阳光温暖地抚过大地,河水从脚边缓缓地流动着。

但是此刻,一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忽然展现了,汉武帝的铁蹄已响彻西域大地,平静的生活波涛汹涌。交河城下是人喊马嘶。

吐鲁番当时被称之为车师国。车师称为六部,除去一部在蒲类海(今巴里坤)外,其他以吐鲁番为中心,散布在奇台、阜康。车师人世代生活在这里。

陆路丝绸之路一开通,吐鲁番的重要性一下浮出水面,成为众矢之的。匈奴铁骑自准噶尔草原越天山,南下塔里木,这里是最便捷的通道。

汉王朝要打通西域,吐鲁番是心脏地带,吐鲁番不通,则西域只等于仅仅开启了一扇门,吐鲁番一通,西域一览无余了。

吐鲁番盆地在地理上是个形状独特的盆地,地势北高南低,呈明显的不对称形,盆地中的最低处在觉洛塔格山麓,这里是仅次于约旦死海的世界第二低地,即著名的艾丁湖。

正如一个考古学家所说的那样:几乎没有其他哪个绿洲,在文化面貌上像吐鲁番这样丰富多彩。它位于一条东西大道和南北大道的交汇点上。

那条东西路线由哈密进入蒙古大草原,并且通向敦煌。而南北路线则把楼兰以及塔里木盆地东南部,与天山北侧的丝绸之路连接起来。

从文化上讲,吐鲁番好像一块海绵,从各个方面吸收着各种文化,文化的多元性和多层次性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融贯中西

位于吐鲁番的高昌文化融中西文化于一身,这的确令人吃惊。一个小小的绿洲盆地,在文化的吞吐上表现得如此大气,如此从容不迫,用自己的身体盛下了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文化气息,成为活文化标本。谁能相信,在天山下的一片绿洲上,有这样一块文化的“大蛋糕”呢?

在高昌文化圈中,中原汉文化占有重要地位,其中汉魏儒家文化又居主导地位,所谓“汉魏遗黎”。在阿斯塔那出土的《尚书》、《诗经》、《孝经》以及大量壁画都反映出高昌的主流文化非汉文化莫属。

更为重要的是,汉字作为各种官私文书的书写文字被高昌充分予以吸收,令人注目的阿斯塔那墓中还出土了让世人惊叹的伏羲女娲图。

伏羲女娲均为人首蛇身,伏羲左手执矩、女娲右手执规,二人相向而拥,下部为交缠状,周围饰以各种星相图。这与中原地区发现的伏羲女娲图是一致的。

阿斯塔那,当地汉族人叫三堡,这一名称在西域绿洲上带有普遍性。堡,既是军队守卫之处,也是商旅前进的方向塔。有堡的地方,就有了人烟,就有了水源。

阿斯塔那与哈拉和本(二堡)连接。它依偎着高昌城,在博格达峰的注视下,当时的高昌人把这里当成了栖息之地,表现各种文化元素的文本被人们一起埋进了这幽幽地表。

阿斯塔那继承了汉文化的深厚传统,因而,在这里出土的各种文书、丝织品、帛画等等给今天的我们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在目瞪口呆之余,更多的是欣喜万分。

 

 

梦回高昌

抬起头,东南就是高昌故城了。高昌城寂然不语。凝固的姿态像一个巨大的问号,是啊,今天的我们还读得懂你吗?

位于吐鲁番的高昌故城和交河故城的区别就是:高昌是政治、军事、文化、商贸中心,而交河是纯粹意义上的军事城。

高昌城占地220万平方米,昔日纵横的街道,熙攘的人群,来自欧洲、中亚、西亚及各个邦国的人们汇成了人流,说着不同的语言,在店铺前讨价还价。

在吐鲁番出土的文书中,记录了唐朝被称为西州的吐鲁番的商品行业,如麦谷行、帛练行、里子行、布行、彩帛行、铛釜行、菜籽行等等,同一种商品,分为上、中、下三个档次,各有其价格。

恍惚间,你也许会认为是走在了长安的东西大街上。高昌在西域的中心作用显得很清楚了。

再看高昌城的面貌吧。

高昌城城墙高约十二米,城门分别冠以“玄德门”、“金福门”、“金章门”、“建阳门”、“卧城门”等,这自然是学了长安。东西文化就在这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

丝绸是代表性的物品,在高昌的丝织物上,中国文化和波斯文化融为了一体。高昌在魏晋时丝织品的织造工业很发达,与疏勒、龟兹成为三个中心。

这些地方所生产的丝织品,由于吸收了中原和西亚的传统织造技法和纹样风格,并结合本地的文化传统,而形成各自的特色。

高昌所纺织的龟兹、疏勒、波斯锦,在吸收东西方织法、纹样风格上做到了浑然一体。

著名学者夏鼐先生指出:“中国为了满足西方市场的需要,在隋代和初唐中国丝织品的图样有些采用波斯的风格,在织锦技术上,也受到波斯锦的影响。”

高昌成为中西丝绸贸易的交接地带。高昌文化圈基本形成了。但,文化的更大交融还在后头。

 

 

交河之奇

交河城是车师国国都。《汉书·西域传》说:“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

“送君九月交河北,雪里题诗旧满衣。”“交河城边飞鸟绝,轮台路上马蹄滑。”“浑灵犁牛烹野驼,交河美酒金叵罗。”唐代著名诗人岑参供职北庭都护府,对于交河可谓极熟。

当他步入交河城中,可曾在这里沐浴风雨,交河的一壶烫酒也许让他更加思念远方的家园吧?

交河城的“奇”在于它是挖出来的,而不是用砖砌出来的。交河城的整个建筑是向下挖土挖路,深挖出墙来,地面的居民和官署也是朝下挖出来。墙体大部分是土,整个城市仿佛是一组庞大的雕塑,真是个奇迹。

交河故城是与西方文明交流的一个纪念碑!它的文化多样性集文化之大成、举世所罕见。

夕阳下的交河故城,沉浸在一片光的和谐中,当风从城墙呜呜地飞过去时,一种饱经风霜的美从故城升起。

难怪著名学者、作家余秋雨说:“新疆的一切美,最能弹拔我心弦的,就是故城的废墟。”

新疆应该有一种废墟文化。废墟中,无数动人的历史在上演,无数文明的因子在飞舞,无数的故事在诉说,无数的人们在丝绸之路走过的绿洲上遥望家乡。

楼兰,就像一位经历奇特的女子。沧桑变幻,一世繁华,一世枯沙。

 

 

神秘消失的楼兰:曾经的绿洲

中国史籍中最早关于楼兰王国的具体记载,见于《史记·大宛列传》。根据记载,我们知道楼兰是一个西域小国,建国于盐泽边上,有城郭,然而“兵弱易去”。这里的“盐泽”,指的是罗布泊。

到 汉代史学家班固撰写《汉书》时,楼兰王国有1570户人家,共14100口人,国都名“打泥”。《汉书》进一步介绍了楼兰的生态环境:“地沙卤少田,寄田 仰谷分国。国出玉,多葭苇(芦苇)、枝柳(红柳)、胡桐(胡杨)、白草(芨芨)。民随畜牧,逐水草。有驴马,多骆驼。能作兵,与婼羌同。”

汉昭帝时,楼兰改国名为部善,并请求朝廷驻军伊循。昭帝便在伊循城置都尉,行屯田。从此楼兰便成为中央政府控制西域的战略支点。

东汉时,楼兰在丝绸之路上依然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东汉政府在楼兰大规模屯田,开发楼兰。此后直至魏晋累几百年之久,楼兰一直是内地通往西域的重要交通枢纽,再后来,楼兰便很少见于史载,逐渐地神秘消失了。

 

 

发现楼兰:仿佛人类从未涉足于此

19 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在位于亚洲北部,一向寂寞荒凉、杳无人迹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中,不时地闪现出西方冒险家的匆匆身影。使得这片广袤数万里、一直湮没 无闻的区域,一时间为世人所瞩目。沉寂在沙海之中千百年前的古代绿洲遗址,逐渐被这些探险者所发现,一队队行色匆匆的驼队,打破了沉寂千年的大漠。

1895~1896年,瑞典人斯文·赫定沿克里雅河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达罗布泊地区,沿途进行了艰苦然而极富收获的地质学、生物学和古代文物遗迹的考察,初步摸清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重要古代遗址的大致情况。

1899年9月,斯文·赫定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塔克拉玛干之行。这次中亚探险得到了瑞典国王奥斯卡和百万富翁伊曼纽尔·诺贝尔的资助。

斯 文·赫定在空寂而清冷的婼羌县(今若羌)稍作停留,便继续向塔克拉玛干东端的罗布泊沙漠前进 。1900年2月29日,一个戏剧性的情节,导致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古代城址的发现。赫定一行抵达罗布泊北岸后,来到一处看来可打出淡水的地方,决定掘井取 水时,发现唯一的铁铲丢失了,随同的一名向导被派回原路去寻找。

此时暮色迫近,饥饿的向导寻得铁铲后连夜返回,不料路上狂风大作,漫天的风沙使他饥肠辘辘无法前行。沙暴过后,在他眼前突然出现了高大的泥塔和层叠不断的房屋,一座古城奇迹般地显露出它的面容。

向 导将这一发现做了汇报。斯文·赫定立刻来到这里。当他亲手从遗址中找出了几件精美的木雕时,他异常兴奋,断定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古城遗址。赫定后来回忆说: “铲子是何等幸运,不然我决不会回到那古城,实现这好像有定数似的重要发现,使亚洲中部的古代史得到不曾预料的新光明!”

l901年3月, 斯文·赫定对这座古城进行了发掘。他迫不及待地发出了悬赏,若是有人能最先找到任何形式的人类文字,便重重有赏,发掘现场不断有小块毛毡、红布、棕色发 辫、钱币、陶片等出土。随着发掘的不断展开,终于有大批的汉文、亻去卢文木简、纸文书和一些粟特文书以及精美绝伦的丝、毛织品,别具风格的木雕饰件出土。

古城遗址面积很大, 比斯文·赫定以前到过的各个古城都更丰富,建有官署、寺庙、僧舍、瞭望塔、马棚和街市,在城外,与之相关联的遗址还相当多。

 

 

最具兴味的是,在古城附近,还能清楚地看到一条东西向的官道,那显然就是张骞、班超路经的古丝绸之路。也许是建筑基址起了一个固沙作用,附近的土地都已被千年朔风切割得远低于地面达数米,仅有这个楼兰古城,仿佛建筑在一块雅丹的顶部。

整整一个星期,斯文·赫定除了进行发掘外,还调查了古城的寺院遗址和居住遗址。他发现古城出土的亻去文简牍上多次出现“Kroraina”一词,根据在遗址内发现的汉文简牍将此城称为楼兰,因而推定楼兰是“Kroraina”的译音。

3月10日,斯文·赫定心满意足地带领满载包裹的驼队离开了古城。

斯文·赫定后来在他的学术报告《1899~1902年中亚科学考察成果》第二卷《罗布淖尔》中,曾这样抒写自己在罗布泊的感受:“这里的景物一片死寂,就像来到了月球。看不到一枚落叶,看不到一只动物的足迹,仿佛人类从未涉足于此。”

 

 

探险者再次闯入:来了斯坦因

新疆探险史上,名声、影响、地位与斯文·赫定大致相称的是英籍匈牙利人奥利尔·斯坦因。

l900年开始赴西域探险时,斯坦因正在印度旁遮普邦任学监。19世纪末正是地理大发现的余波——从事中亚探险的准备阶段,久在与新疆相邻的印度任职,使斯坦因在起步前就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上。

当斯坦因手不释卷地拜读了斯文·赫定几年前探索西域,并获得重要成果后出版的《穿越亚洲》后,立即产生了步斯文·赫定后尘,赴中国探险的冲动。

l900 年,斯坦因利用年假,自筹资金,开始了他的第一次西域探险之旅。这一次,他的目标非常明确,按照斯文·赫定的探险记录,重走和考察斯文·赫定的发现,只不 过他做得更细致、更彻底。但也有意外收获,就是他找到了尼雅古城的精绝故地,并发掘和窃取了大量的亻去卢文字木简或木牍。

当获悉斯文·赫定找到了楼兰古城时,斯坦因凭借直觉立刻断定楼兰古城附近还会有未被探访的其他遗址,于是他便着手准备第二次中亚探险。

1906 年4月,斯坦因开始了第二次中亚考察,目的为调查“赫定l900年那次难忘的探险所发现的罗布淖尔北面的遗址。”此时,斯坦因还获知了德国探险队的勒柯克 和法国探险队都将要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寻宝的消息。他认为罗布淖尔也是其他探险队瞄准的靶子,他要赶在其他人之前到达那里。

在对喀什、和田、尼雅、安得悦等遗址进行考察窃取之后,他于当年12月初到达了婼羌,随即开始了对楼兰遗址的探险。凑齐了当地所能找到的所有骆驼之后,斯坦因带上五十余名雇工,踏上了去楼兰的征途。

 

 

楼兰:珍贵而荒凉的遗址

12月17日,斯文·赫定在图上标注的楼兰遗址开始出现在斯坦因面前了。硕大的窣堵坡遗址在瑟瑟的寒风中巍然矗立,使得空旷的沙漠更显得荒凉、寂静。斯坦因在它的脚下扎下了帐篷,第二天即开始了发掘。

“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我们清理的一连串遗址所得到的,要比我对遗址的数量或保存完好程度所期望的还要多。地面受到了严重的侵蚀,最沉重的大梁木也被破坏殆尽。

这 个甚至比尼雅遗址还小的古代居民点处于交通干线上,目睹了贸易的兴盛,所以构成主要遗址的一打左右的房间中,每一间都出土有丰富的文书……仅一个巨大坚实 的垃圾堆中就有二百多件写在木头和纸上的汉文、亻去卢文书,各个遗址中出土的亻去卢文书足以决定性地证明,这里也像尼雅一样,当地的官方语言是一种古老的 普拉克特语。

公元3世纪印度影响到达如此远的东方是一个新的重要事实,具有广泛的历史意义。……所有艺术品和丝织品与尼雅发现物有着惊人的 相似。健陀罗风格在所有的木雕与浮雕中颇为流行。发现物种类并不丰富,只装了一骆驼或两骆驼的建筑木雕、漂亮的毛毯碎片、刷漆的家具、妇女精美的绣鞋、青 铜艺术等等,但这点东西足以代表……”

 

楼兰古城位于罗布泊西北,距罗布泊约28公里,其地理坐标是东经89°55′ 22″,北纬40°29′55″。古城的四周大多是风蚀的“雅丹”地貌。遗址在两条古河道的中间,古河道是双向注入罗布泊的河流,古城中间有一条水渠与这 两条古河道相连,从西北向东南斜穿古城遗址。

楼兰古城的平面略呈长方形。若以复原的城墙计算,东城墙长约333.5米,南城墙长约329 米,西城墙和北城墙均长约327米。面积达10余万平方米。南城墙和北城墙因顺东北风势,故保存较长,而东城墙和西城墙因受东北风的强烈风蚀,保存很差。 古城城墙用新土与红柳枝或芦苇间杂建筑,红柳枝层约20~30厘米,粉土层则厚薄不一。

楼兰城内的建筑遗迹,若以斜穿城址的水渠为界,可大致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部主要残留四座建筑遗迹:佛塔与三处房址。佛塔采用夯筑方法,呈八角形,用土坯砌筑,塔身内有栣木。

比较集中的房址有三处:在佛塔东南约60米的台地上,尚可见有三间房室残迹,地表周围还可见到许多散布的木框构件,以及用红柳枝编织的涂泥的残墙。

城内渠道之西遗迹较密集,在楼兰城中略西南处,建筑遗迹规模最大。这是一座大院落,残存房间六个。在西城墙下,也有一组较大的建筑,是由许多房间组成的一组建筑。在城西侧的北郊和南郊也有大量的建筑遗迹,可见,在楼兰城被废弃之前,城内建筑是非常密集的。

斯坦因在城中发掘的一处范围近100平方米的垃圾堆,埋藏着大量汉文简牍和少量的亻去卢文简牍,以及陶、铜、木器、漆器、丝、毛织品等。

从 出土的汉文简牍分析,城中西南的大院落为长史衙署遗址,其附近为长史衙署的附属建筑。建筑形式一部分具有内地建筑的特点,一部分则保持了当地的建筑形式。 城内渠道之东的一组房屋建筑,规模宏伟,是高级官吏邸宅和客馆。散布在城内的其他建筑,可能是当地土著与汉族的寄居区,而南城似乎为军事驻地。

斯坦因指挥民工和助手们在古城夜以继日地挖掘了十余天,获得了大批文书、简牍,仅在一个垃圾堆中就挖出二百余件写在木片和纸上的汉文、亻去卢文文书,“其上面所记载的日期表明了这个神秘之城大约是在公元3世纪至4世纪时就被废弃了。”

 

 

迎着晨风,站立在斯文·赫定发掘过的官署遗址内,斯坦因体验了一下这位瑞典人当时的心境。他甚至发现了斯文·赫定在l901年遗失的一把金属卷尺!后来,他在伦敦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举行的一次宴会上将它还给了赫定。

当斯坦因伫立在窣堵坡(佛塔)遗址的高处,打量这座异常荒凉而又至为珍贵的遗址时,仿佛是在体验着岁月的魔力所创造的悲凉。眼前的一切,几乎使人难以相信,过去这里曾孕育了一个充满生机和繁荣的社会。

楼兰,就像一位经历奇特的女子。沧桑变幻,一世繁华,一世枯沙。

 

 

神秘消失的楼兰:曾经的绿洲

中国史籍中最早关于楼兰王国的具体记载,见于《史记·大宛列传》。根据记载,我们知道楼兰是一个西域小国,建国于盐泽边上,有城郭,然而“兵弱易去”。这里的“盐泽”,指的是罗布泊。

到 汉代史学家班固撰写《汉书》时,楼兰王国有1570户人家,共14100口人,国都名“打泥”。《汉书》进一步介绍了楼兰的生态环境:“地沙卤少田,寄田 仰谷分国。国出玉,多葭苇(芦苇)、枝柳(红柳)、胡桐(胡杨)、白草(芨芨)。民随畜牧,逐水草。有驴马,多骆驼。能作兵,与婼羌同。”

汉昭帝时,楼兰改国名为部善,并请求朝廷驻军伊循。昭帝便在伊循城置都尉,行屯田。从此楼兰便成为中央政府控制西域的战略支点。

东汉时,楼兰在丝绸之路上依然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东汉政府在楼兰大规模屯田,开发楼兰。此后直至魏晋累几百年之久,楼兰一直是内地通往西域的重要交通枢纽,再后来,楼兰便很少见于史载,逐渐地神秘消失了。

 

 

发现楼兰:仿佛人类从未涉足于此

19 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在位于亚洲北部,一向寂寞荒凉、杳无人迹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中,不时地闪现出西方冒险家的匆匆身影。使得这片广袤数万里、一直湮没 无闻的区域,一时间为世人所瞩目。沉寂在沙海之中千百年前的古代绿洲遗址,逐渐被这些探险者所发现,一队队行色匆匆的驼队,打破了沉寂千年的大漠。

1895~1896年,瑞典人斯文·赫定沿克里雅河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达罗布泊地区,沿途进行了艰苦然而极富收获的地质学、生物学和古代文物遗迹的考察,初步摸清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重要古代遗址的大致情况。

1899年9月,斯文·赫定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塔克拉玛干之行。这次中亚探险得到了瑞典国王奥斯卡和百万富翁伊曼纽尔·诺贝尔的资助。

斯 文·赫定在空寂而清冷的婼羌县(今若羌)稍作停留,便继续向塔克拉玛干东端的罗布泊沙漠前进 。1900年2月29日,一个戏剧性的情节,导致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古代城址的发现。赫定一行抵达罗布泊北岸后,来到一处看来可打出淡水的地方,决定掘井取 水时,发现唯一的铁铲丢失了,随同的一名向导被派回原路去寻找。

此时暮色迫近,饥饿的向导寻得铁铲后连夜返回,不料路上狂风大作,漫天的风沙使他饥肠辘辘无法前行。沙暴过后,在他眼前突然出现了高大的泥塔和层叠不断的房屋,一座古城奇迹般地显露出它的面容。

向 导将这一发现做了汇报。斯文·赫定立刻来到这里。当他亲手从遗址中找出了几件精美的木雕时,他异常兴奋,断定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古城遗址。赫定后来回忆说: “铲子是何等幸运,不然我决不会回到那古城,实现这好像有定数似的重要发现,使亚洲中部的古代史得到不曾预料的新光明!”

l901年3月, 斯文·赫定对这座古城进行了发掘。他迫不及待地发出了悬赏,若是有人能最先找到任何形式的人类文字,便重重有赏,发掘现场不断有小块毛毡、红布、棕色发 辫、钱币、陶片等出土。随着发掘的不断展开,终于有大批的汉文、亻去卢文木简、纸文书和一些粟特文书以及精美绝伦的丝、毛织品,别具风格的木雕饰件出土。

古城遗址面积很大, 比斯文·赫定以前到过的各个古城都更丰富,建有官署、寺庙、僧舍、瞭望塔、马棚和街市,在城外,与之相关联的遗址还相当多。

 

 

最具兴味的是,在古城附近,还能清楚地看到一条东西向的官道,那显然就是张骞、班超路经的古丝绸之路。也许是建筑基址起了一个固沙作用,附近的土地都已被千年朔风切割得远低于地面达数米,仅有这个楼兰古城,仿佛建筑在一块雅丹的顶部。

整整一个星期,斯文·赫定除了进行发掘外,还调查了古城的寺院遗址和居住遗址。他发现古城出土的亻去文简牍上多次出现“Kroraina”一词,根据在遗址内发现的汉文简牍将此城称为楼兰,因而推定楼兰是“Kroraina”的译音。

3月10日,斯文·赫定心满意足地带领满载包裹的驼队离开了古城。

斯文·赫定后来在他的学术报告《1899~1902年中亚科学考察成果》第二卷《罗布淖尔》中,曾这样抒写自己在罗布泊的感受:“这里的景物一片死寂,就像来到了月球。看不到一枚落叶,看不到一只动物的足迹,仿佛人类从未涉足于此。”

 

 

探险者再次闯入:来了斯坦因

新疆探险史上,名声、影响、地位与斯文·赫定大致相称的是英籍匈牙利人奥利尔·斯坦因。

l900年开始赴西域探险时,斯坦因正在印度旁遮普邦任学监。19世纪末正是地理大发现的余波——从事中亚探险的准备阶段,久在与新疆相邻的印度任职,使斯坦因在起步前就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上。

当斯坦因手不释卷地拜读了斯文·赫定几年前探索西域,并获得重要成果后出版的《穿越亚洲》后,立即产生了步斯文·赫定后尘,赴中国探险的冲动。

l900 年,斯坦因利用年假,自筹资金,开始了他的第一次西域探险之旅。这一次,他的目标非常明确,按照斯文·赫定的探险记录,重走和考察斯文·赫定的发现,只不 过他做得更细致、更彻底。但也有意外收获,就是他找到了尼雅古城的精绝故地,并发掘和窃取了大量的亻去卢文字木简或木牍。

当获悉斯文·赫定找到了楼兰古城时,斯坦因凭借直觉立刻断定楼兰古城附近还会有未被探访的其他遗址,于是他便着手准备第二次中亚探险。

1906 年4月,斯坦因开始了第二次中亚考察,目的为调查“赫定l900年那次难忘的探险所发现的罗布淖尔北面的遗址。”此时,斯坦因还获知了德国探险队的勒柯克 和法国探险队都将要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寻宝的消息。他认为罗布淖尔也是其他探险队瞄准的靶子,他要赶在其他人之前到达那里。

在对喀什、和田、尼雅、安得悦等遗址进行考察窃取之后,他于当年12月初到达了婼羌,随即开始了对楼兰遗址的探险。凑齐了当地所能找到的所有骆驼之后,斯坦因带上五十余名雇工,踏上了去楼兰的征途。

 

 

楼兰:珍贵而荒凉的遗址

12月17日,斯文·赫定在图上标注的楼兰遗址开始出现在斯坦因面前了。硕大的窣堵坡遗址在瑟瑟的寒风中巍然矗立,使得空旷的沙漠更显得荒凉、寂静。斯坦因在它的脚下扎下了帐篷,第二天即开始了发掘。

“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我们清理的一连串遗址所得到的,要比我对遗址的数量或保存完好程度所期望的还要多。地面受到了严重的侵蚀,最沉重的大梁木也被破坏殆尽。

这 个甚至比尼雅遗址还小的古代居民点处于交通干线上,目睹了贸易的兴盛,所以构成主要遗址的一打左右的房间中,每一间都出土有丰富的文书……仅一个巨大坚实 的垃圾堆中就有二百多件写在木头和纸上的汉文、亻去卢文书,各个遗址中出土的亻去卢文书足以决定性地证明,这里也像尼雅一样,当地的官方语言是一种古老的 普拉克特语。

公元3世纪印度影响到达如此远的东方是一个新的重要事实,具有广泛的历史意义。……所有艺术品和丝织品与尼雅发现物有着惊人的 相似。健陀罗风格在所有的木雕与浮雕中颇为流行。发现物种类并不丰富,只装了一骆驼或两骆驼的建筑木雕、漂亮的毛毯碎片、刷漆的家具、妇女精美的绣鞋、青 铜艺术等等,但这点东西足以代表……”

 

楼兰古城位于罗布泊西北,距罗布泊约28公里,其地理坐标是东经89°55′ 22″,北纬40°29′55″。古城的四周大多是风蚀的“雅丹”地貌。遗址在两条古河道的中间,古河道是双向注入罗布泊的河流,古城中间有一条水渠与这 两条古河道相连,从西北向东南斜穿古城遗址。

楼兰古城的平面略呈长方形。若以复原的城墙计算,东城墙长约333.5米,南城墙长约329 米,西城墙和北城墙均长约327米。面积达10余万平方米。南城墙和北城墙因顺东北风势,故保存较长,而东城墙和西城墙因受东北风的强烈风蚀,保存很差。 古城城墙用新土与红柳枝或芦苇间杂建筑,红柳枝层约20~30厘米,粉土层则厚薄不一。

楼兰城内的建筑遗迹,若以斜穿城址的水渠为界,可大致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部主要残留四座建筑遗迹:佛塔与三处房址。佛塔采用夯筑方法,呈八角形,用土坯砌筑,塔身内有栣木。

比较集中的房址有三处:在佛塔东南约60米的台地上,尚可见有三间房室残迹,地表周围还可见到许多散布的木框构件,以及用红柳枝编织的涂泥的残墙。

城内渠道之西遗迹较密集,在楼兰城中略西南处,建筑遗迹规模最大。这是一座大院落,残存房间六个。在西城墙下,也有一组较大的建筑,是由许多房间组成的一组建筑。在城西侧的北郊和南郊也有大量的建筑遗迹,可见,在楼兰城被废弃之前,城内建筑是非常密集的。

斯坦因在城中发掘的一处范围近100平方米的垃圾堆,埋藏着大量汉文简牍和少量的亻去卢文简牍,以及陶、铜、木器、漆器、丝、毛织品等。

从 出土的汉文简牍分析,城中西南的大院落为长史衙署遗址,其附近为长史衙署的附属建筑。建筑形式一部分具有内地建筑的特点,一部分则保持了当地的建筑形式。 城内渠道之东的一组房屋建筑,规模宏伟,是高级官吏邸宅和客馆。散布在城内的其他建筑,可能是当地土著与汉族的寄居区,而南城似乎为军事驻地。

斯坦因指挥民工和助手们在古城夜以继日地挖掘了十余天,获得了大批文书、简牍,仅在一个垃圾堆中就挖出二百余件写在木片和纸上的汉文、亻去卢文文书,“其上面所记载的日期表明了这个神秘之城大约是在公元3世纪至4世纪时就被废弃了。”

 

 

迎着晨风,站立在斯文·赫定发掘过的官署遗址内,斯坦因体验了一下这位瑞典人当时的心境。他甚至发现了斯文·赫定在l901年遗失的一把金属卷尺!后来,他在伦敦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举行的一次宴会上将它还给了赫定。

当斯坦因伫立在窣堵坡(佛塔)遗址的高处,打量这座异常荒凉而又至为珍贵的遗址时,仿佛是在体验着岁月的魔力所创造的悲凉。眼前的一切,几乎使人难以相信,过去这里曾孕育了一个充满生机和繁荣的社会。

中国史书上,西域有两个古城最著名,一个是楼兰,另一个是疏勒,分别是天山南北文明走向的路标。如今,楼兰名扬天下,而疏勒则鲜为人知,一直迷失在史册的书页之间,甚至连具体地点也无定论。然而,没有疏勒城,丝绸之路史就缺失了生动的章节。

 

 

“节过苏武”的耿恭

疏勒城是东汉初,西域出现天翻地覆之变时期的擎天柱石。关于疏勒城的往事,都与一位名叫耿恭的将军有关。关于耿恭与疏勒城,《后汉书》卷十九这样记载:

耿恭出自名将世家。东汉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冬,耿恭随军出塞,因战功被任命为戊己校尉,作为一支威慑力量,率所部屯戍在车师后部的金蒲城。

当时的西域,东汉有3个支撑点,一个是塔里木北缘的西域都护陈睦驻地西域都护府,一个是戊己校尉关宠据守的柳中城,另一个就是戊己校尉耿恭屯戍的金蒲城。柳中城,是鄯善的鲁克沁,金蒲城(又叫“金满城”)在吉木萨尔境内。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三月,匈奴北单于以两万骑兵,出击处在汉与匈奴之间的西域部族车师,车师王被杀。匈奴乘胜将锋芒指向金蒲城。与匈奴搏杀中,实力 单薄的耿恭依靠一种神秘武器——弩机,取得了战术优势。这种弩机射程远,杀伤力强,使“匈奴震怖”,有效地滞缓了匈奴的突击力。5月,耿恭放弃了孤立无援 的金蒲城,向东北转移到另一个屯戍地疏勒城。

疏勒城傍临深涧,可以倚险固守,特别是与友军(柳中城驻军)更贴近,声气相应。匈奴将疏勒城死死围困,并将深涧的水源截断,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条件,逼耿恭投降。

失去水源,耿恭不得不在疏勒城中挖井,直到15丈深,也没挖到水脉,吏士渴乏已极,不得不“笮马粪汁而饮之”。耿恭重整衣冠,向枯井虔诚再拜,“为吏士 祷”。转眼功夫,井中竟水泉涌出,大家齐呼“万岁”!他们在城上扬水示威,匈奴只得退去。这时,天山以南的西域都护陈睦在预谋政变中被击杀,友军关宠也困 在柳中城,以后不久就全军覆没。实际上,除耿恭与二十几个部下死守的疏勒,整个西域巨大的政治空间,已经没有汉朝的立足之地。

一天半夜,疏勒守军听到有军队逼近,以为匈奴来袭,全城紧急戒备。范羌隔山涧大呼:“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立时高呼万岁,城门大开,两支部队拥抱相泣。第二天,耿恭就率部东归。匈奴一路追杀,路上,随时有饥饿困顿的军士倒地不起,死于路边。

最后离开疏勒时,耿恭所部还有26位勇士,到达玉门关时,只剩下13人。这13人,史书留名的有:耿恭、范羌、石修、张封。时人以为耿恭守疏勒,“节过苏武”。

 

 

寻访迷失的疏勒城

今天的古城位于一个高岗,背负天山北坡,面对北方的旷野。东侧是一道深涧,涧水清澈。北边,留有近百米城墙遗址,城墙环抱之下,有一处挖井的残迹。环绕四 周的是刚刚从冬眠苏醒过来的丰饶农田,如同中原的梯田,遍布山梁,又不同于梯田,完全依起伏的地形分布,没有人为安排的等级。一处处农家院落,就错落在一 个个山坳,见不到内地农区春耕即将来临的紧迫气氛,却已经领略了丰稔收获的放松感。

我站在危如累卵的东侧城墙,仿佛听到义薄云天的范羌在山涧的另一侧振臂高呼:“我是范羌,来接你们回家!”在这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就是耿恭的疏勒城。”《后汉书》生动描述的就是这里发生过的往事。

这当然是耿恭的疏勒城。

从宏观来说,与金蒲城相比,耿恭的疏勒城要更接近柳中城。它必定位于匈奴骑兵南下的关键位置(“当匈奴之冲”)。北塔山的考察使我受益匪浅,自古以来,那 就是游牧民族南下,进入(侵扰)农耕区域的通道。而疏勒是自北塔山东行、西进、南下的必经之地,这正是匈奴与耿恭都不能舍弃疏勒的理由。

从微观 (依据 《后汉书·耿恭传》的具体记述)来说,耿恭的疏勒城建立在山坡(绝不可能在平地),15丈深的井是在山上挖掘的,城的一侧有一道深涧,既是古城屏障(坚实 的城墙),也曾是古城依托(饮水之源)。它的北城墙是关键的防御点,因为敌人(骑兵)只能来自北方。

另外,更直观的是,这里有丰厚的汉文化遗存。不但遍地秦砖汉瓦,而且绿洲的作用与位置,几千年来从未改变。奇台博物馆馆藏的麻沟梁文物,已经能说明一切了。那些精致的汉代瓦当,特别是巨大的铲形瓦,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

从1972年薛宗正与徐文治先生实地考察后提出这就是汉代的疏勒古城开始,一直有不同意见。但我相信,只要手执《后汉书》亲临其境,不同意见就足以化解干净。这里——奇台县半截沟乡麻沟梁村的石城子——就是丝路通畅与否的症结,绿洲能否延续的屏障。

 

 

疏勒城区域四奇迹

除了古城,考察的目标还有古城附近的“怪坡”、“响坡”,特别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 “怪石阵”。

所谓“怪坡”,是一段山路,明明是下坡,可车辆会自动爬升。原来我认为那不过是视差,但到了当地马上知道我错了。我们在路边的农家做了试验,水确实是从器皿高端流出。

所谓“响坡”,是一块长形山坡,地面长的草看上去与其它地方的颜色不同,显出灰绿色。人走上去,有特殊的响声,不是脚步声,不是回音,如同走在一面鼓上。 这里民间历来传说,下面有秘藏,或说是耿恭的武器库,或说是阵亡将士们的尸骨葬地。“响坡”叫我产生了许多联想。前面提到的耿恭的神奇弩机,那是写入《后 汉书》的内容,不会是向壁虚构。而匈奴长期对耿恭紧追不舍,围而不攻,是不是也有这种神秘武器的因素在内?

在初雪降临的疏勒城,一处老鼠洞引起大家注意。附近有许多鼠洞,刨出的都是黑色的泥土,这个截然不同,是土黄色的木渣。随手抓了一把,轻轻的、松松的,用 打火机一点就着。令人马上联想到:疏勒城一定还有许多秘密隐藏。这个比手腕还细的老鼠洞,是疏勒城区域 “怪坡”、“响坡”、“怪石阵”之外的第四个“奇迹”。与北塔山、将军戈壁一样,这里也是出产奇迹的秘境。而我们的考察才刚刚开始,相信要不了多久,疏勒 也会与楼兰一样,引起举世瞩目,成为解读西域文明的新的关注点。

 

 

中国史书上,西域有两个古城最著名,一个是楼兰,另一个是疏勒,分别是天山南北文明走向的路标。如今,楼兰名扬天下,而疏勒则鲜为人知,一直迷失在史册的书页之间,甚至连具体地点也无定论。然而,没有疏勒城,丝绸之路史就缺失了生动的章节。

 

 

“节过苏武”的耿恭

疏勒城是东汉初,西域出现天翻地覆之变时期的擎天柱石。关于疏勒城的往事,都与一位名叫耿恭的将军有关。关于耿恭与疏勒城,《后汉书》卷十九这样记载:

耿恭出自名将世家。东汉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冬,耿恭随军出塞,因战功被任命为戊己校尉,作为一支威慑力量,率所部屯戍在车师后部的金蒲城。

当时的西域,东汉有3个支撑点,一个是塔里木北缘的西域都护陈睦驻地西域都护府,一个是戊己校尉关宠据守的柳中城,另一个就是戊己校尉耿恭屯戍的金蒲城。柳中城,是鄯善的鲁克沁,金蒲城(又叫“金满城”)在吉木萨尔境内。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三月,匈奴北单于以两万骑兵,出击处在汉与匈奴之间的西域部族车师,车师王被杀。匈奴乘胜将锋芒指向金蒲城。与匈奴搏杀中,实力 单薄的耿恭依靠一种神秘武器——弩机,取得了战术优势。这种弩机射程远,杀伤力强,使“匈奴震怖”,有效地滞缓了匈奴的突击力。5月,耿恭放弃了孤立无援 的金蒲城,向东北转移到另一个屯戍地疏勒城。

疏勒城傍临深涧,可以倚险固守,特别是与友军(柳中城驻军)更贴近,声气相应。匈奴将疏勒城死死围困,并将深涧的水源截断,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条件,逼耿恭投降。

失去水源,耿恭不得不在疏勒城中挖井,直到15丈深,也没挖到水脉,吏士渴乏已极,不得不“笮马粪汁而饮之”。耿恭重整衣冠,向枯井虔诚再拜,“为吏士 祷”。转眼功夫,井中竟水泉涌出,大家齐呼“万岁”!他们在城上扬水示威,匈奴只得退去。这时,天山以南的西域都护陈睦在预谋政变中被击杀,友军关宠也困 在柳中城,以后不久就全军覆没。实际上,除耿恭与二十几个部下死守的疏勒,整个西域巨大的政治空间,已经没有汉朝的立足之地。

一天半夜,疏勒守军听到有军队逼近,以为匈奴来袭,全城紧急戒备。范羌隔山涧大呼:“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立时高呼万岁,城门大开,两支部队拥抱相泣。第二天,耿恭就率部东归。匈奴一路追杀,路上,随时有饥饿困顿的军士倒地不起,死于路边。

最后离开疏勒时,耿恭所部还有26位勇士,到达玉门关时,只剩下13人。这13人,史书留名的有:耿恭、范羌、石修、张封。时人以为耿恭守疏勒,“节过苏武”。

 

 

寻访迷失的疏勒城

今天的古城位于一个高岗,背负天山北坡,面对北方的旷野。东侧是一道深涧,涧水清澈。北边,留有近百米城墙遗址,城墙环抱之下,有一处挖井的残迹。环绕四 周的是刚刚从冬眠苏醒过来的丰饶农田,如同中原的梯田,遍布山梁,又不同于梯田,完全依起伏的地形分布,没有人为安排的等级。一处处农家院落,就错落在一 个个山坳,见不到内地农区春耕即将来临的紧迫气氛,却已经领略了丰稔收获的放松感。

我站在危如累卵的东侧城墙,仿佛听到义薄云天的范羌在山涧的另一侧振臂高呼:“我是范羌,来接你们回家!”在这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就是耿恭的疏勒城。”《后汉书》生动描述的就是这里发生过的往事。

这当然是耿恭的疏勒城。

从宏观来说,与金蒲城相比,耿恭的疏勒城要更接近柳中城。它必定位于匈奴骑兵南下的关键位置(“当匈奴之冲”)。北塔山的考察使我受益匪浅,自古以来,那 就是游牧民族南下,进入(侵扰)农耕区域的通道。而疏勒是自北塔山东行、西进、南下的必经之地,这正是匈奴与耿恭都不能舍弃疏勒的理由。

从微观 (依据 《后汉书·耿恭传》的具体记述)来说,耿恭的疏勒城建立在山坡(绝不可能在平地),15丈深的井是在山上挖掘的,城的一侧有一道深涧,既是古城屏障(坚实 的城墙),也曾是古城依托(饮水之源)。它的北城墙是关键的防御点,因为敌人(骑兵)只能来自北方。

另外,更直观的是,这里有丰厚的汉文化遗存。不但遍地秦砖汉瓦,而且绿洲的作用与位置,几千年来从未改变。奇台博物馆馆藏的麻沟梁文物,已经能说明一切了。那些精致的汉代瓦当,特别是巨大的铲形瓦,给我的印象极为深刻。

从1972年薛宗正与徐文治先生实地考察后提出这就是汉代的疏勒古城开始,一直有不同意见。但我相信,只要手执《后汉书》亲临其境,不同意见就足以化解干净。这里——奇台县半截沟乡麻沟梁村的石城子——就是丝路通畅与否的症结,绿洲能否延续的屏障。

 

 

疏勒城区域四奇迹

除了古城,考察的目标还有古城附近的“怪坡”、“响坡”,特别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 “怪石阵”。

所谓“怪坡”,是一段山路,明明是下坡,可车辆会自动爬升。原来我认为那不过是视差,但到了当地马上知道我错了。我们在路边的农家做了试验,水确实是从器皿高端流出。

所谓“响坡”,是一块长形山坡,地面长的草看上去与其它地方的颜色不同,显出灰绿色。人走上去,有特殊的响声,不是脚步声,不是回音,如同走在一面鼓上。 这里民间历来传说,下面有秘藏,或说是耿恭的武器库,或说是阵亡将士们的尸骨葬地。“响坡”叫我产生了许多联想。前面提到的耿恭的神奇弩机,那是写入《后 汉书》的内容,不会是向壁虚构。而匈奴长期对耿恭紧追不舍,围而不攻,是不是也有这种神秘武器的因素在内?

在初雪降临的疏勒城,一处老鼠洞引起大家注意。附近有许多鼠洞,刨出的都是黑色的泥土,这个截然不同,是土黄色的木渣。随手抓了一把,轻轻的、松松的,用 打火机一点就着。令人马上联想到:疏勒城一定还有许多秘密隐藏。这个比手腕还细的老鼠洞,是疏勒城区域 “怪坡”、“响坡”、“怪石阵”之外的第四个“奇迹”。与北塔山、将军戈壁一样,这里也是出产奇迹的秘境。而我们的考察才刚刚开始,相信要不了多久,疏勒 也会与楼兰一样,引起举世瞩目,成为解读西域文明的新的关注点。

 

 

文/赵勇

尼雅,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处没有人烟、没有水、没有绿色的死亡世界。

 

 

在常见的地图上,从没有它的标识,在维吾尔语中,“尼雅”是遥远不可追溯,或是路途遥远不可访寻,无人可以开释的意思。这是一个被人遗忘了的地方,只有上 了年纪的人给年轻人讲述神怪故事的时候,才偶尔提起它。这里没有苍蝇、蚊子,也没有老鼠、野狼。有的只是一片一片枯死的胡杨林,一堆一堆高大的红柳冢,在 流沙中摇摇欲坠的古代房屋、佛塔,还有那在黄沙中时隐时现的木棺和白骨。

经过实地考察研究,尼雅废墟就是汉代西域著名绿洲国家“精绝国”的故址。根据《汉书·西域传》的记载,“精绝国”有480户,胜兵500人。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精绝国”只是一个人口仅与村落般多的国家。可是在2000多年以前,西域的许多小国家大多如此。

 

 

寻梦尼雅

和田古称“于阗”,历史上曾与疏勒、安西、龟兹并称为安西四郡。和田是新疆最南端的城市,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西域的玉石、宝马、瓜果由这里传到中原,中原的丝绸也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往西域。

尼雅古城是和田最有影响力的古城,自1901年英国科学家斯坦因首次发现尼雅废墟至今,这里一直是世界各地探险家、考古学者们关注的焦点。

尼雅,尼雅,念着这个好听的名字满口都生香。想像着在一片绿草地上,美丽的女子和着音乐跳舞的样子,一旁的大胡子男人外表肃穆,内心温柔,这就更增加了心里的渴望和憧憬。

书上说,尼雅是《汉书》精绝国的所在地,一个只有480户人家、3000多人口的小国。他们公元前就来到了塔克拉玛干的腹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几个世纪后有军队入侵,城垣燃烧着火焰,活着的人们感受着生不如死的恐惧,于是离开。

如同他们来时一样,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何时离开,去了哪里。

 

 

神秘消失

出了和田市,车向东去,跑了二百多公里才到民丰县。向导说从民丰再向北走150公里左右,就到了尼雅。尼雅位于尼雅河下游,在沙漠村庄卡巴阿斯卡的里面,进来要经过三道关卡。

这个村里的人都不懂汉语,幸亏我们请了位懂维吾尔语的向导。因为尼雅的缘故,这个村庄有一条柏油马路。村里人口很少,人们的居所在沙地上,有游人进入,也没什么人停留多看我们一眼。带我们去尼雅的是一位当地的老人,走出村子没有多远,就到了尼雅遗址。

遗址被掩埋在尼雅河故道连绵起伏的沙丘之间。据介绍,遗址南北延伸25公里,东西宽达五至七公里,发现于1901年。中外考古工作者对尼雅遗址进行了多次勘察、发掘和研究。据专家考证,尼雅是我国汉-晋时期,丝绸之路南道名城、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精绝国。

精绝国处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居弱水一方,是个小国。据《汉书·西域传》记载,这里仅“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并在东汉年间“被鄯善并吞,国遂绝”,但是,丝路南道“往来者莫不由此城焉”。

奔走穿梭于尼雅河桥头的丝路商人给小国寡民带来了西亚的玻璃器皿、希腊风格的艺术品、印度的棉织物、黄河流域的锦绢、漆器、铜镜和纸这些当世珍宝。汉晋夫 妻合葬墓中出土的蓝底蜡染棉布残片和棉布裤,是我国迄今所见的最早棉织物,尤其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文字织锦堪称锦中绝品、丝路遗珍。至今仍残留在屋梁 上、佛画中以及墓穴间的形态各异的飞龙,则是四大古国文明碰撞、融合与西域人民独创精神的最好见证。

佉卢文书是尼雅考古中最重要的发现。800件出土于尼雅遗址的佉卢文书木简,有文告,有信函,有指示,内容几乎涉及当时精绝王国生活的每一个侧面。解译文书,古国昨日仿佛再现眼前。

两汉时期,尼雅古国文明走向了辉煌。但是,水源短缺、风沙肆虐,始终是被沙海所围的尼雅人面临的威胁。从遗迹中枯死白杨的粗大树干可以知道,精绝人为了维系绿洲,曾经广植树木。

法律甚至规定:严禁砍伐活树,违者罚马一匹;哪怕是砍了树杈,也要罚牛一头。这条规定被后人誉为世界上最早的“森林法”。精绝国的水、种子都由国王亲自管理,用以维系生存。

尽管在严酷的环境之中,尼雅人如此谨慎和努力,但在三国、两晋之后,还是消亡了。尼雅的废弃是个谜。古城遗址周围不见河流改道或战乱的迹象,房屋院落之中 没有人迹;大量公文简牍刚刚整理好,还来不及运走;甚至连忠实的狗儿都忘了带走,还拴在家门口的柱子上。尼雅人就这样匆匆忙忙地消失了,只留下沙埋废墟, 更留下瀚海荒漠中的难解之谜。

 

 

繁华旧梦

在这片狭长的古城遗址中,残存的佛寺、房舍、墓地散落其间,当年的农田、林带、渠系和冶炼遗址依稀可见。可以看出,当年精绝国的居民们以穿城而过的尼雅河为界,分居南北两区,南为豪门,北住平民。但是,家家皆有果园、畜圈和池塘。

遗址中心有一土筑佛塔,虽然破败,但古风犹存。可以使人想像,笃信佛教的精绝国臣民们,沿河而居,引水浇田,经营绿洲农业的景象;家有池塘,可看出由于尼 雅河是季节河,夏洪冬缺,户户需备塘蓄水。穿过城门,是几座比较完整的房屋和一小片断壁残垣。屋子里面的炉灶被熏得很黑,明知道年代久远,可还是觉得不久 之前有人用过的样子,只有一个很小的天窗能够透进一点阳光。大概是2000多年前的人和事了,物是人非,隔着这么久的岁月,居然还留有依稀的痕迹。

 

 

城门的对面有一个1000多年前的坟地,很多人葬在这里,几年前,还总有人在这里宰羊祭祀。墓旁边是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胡杨树,很多已经只剩 枯萎的枝干。这里的河水已经干涸。胡杨斑驳的纹理,有种坚韧的力量。它见证了尼雅两千年前的荣辱兴衰,看到了一个本来自享其乐的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如何变 为定居,并最后神秘消失……但胡杨不言,我们只能自己去想像尼雅当年繁华的样子。

古城墙就那样站着,一切像没有发生过,却又用它的身体提醒着这个真实的存在。正午的烈日下,站在胡杨树下,树影婆娑,树叶沙沙,像历史在时空里穿行。

 

文/赵勇

尼雅,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处没有人烟、没有水、没有绿色的死亡世界。

 

 

在常见的地图上,从没有它的标识,在维吾尔语中,“尼雅”是遥远不可追溯,或是路途遥远不可访寻,无人可以开释的意思。这是一个被人遗忘了的地方,只有上 了年纪的人给年轻人讲述神怪故事的时候,才偶尔提起它。这里没有苍蝇、蚊子,也没有老鼠、野狼。有的只是一片一片枯死的胡杨林,一堆一堆高大的红柳冢,在 流沙中摇摇欲坠的古代房屋、佛塔,还有那在黄沙中时隐时现的木棺和白骨。

经过实地考察研究,尼雅废墟就是汉代西域著名绿洲国家“精绝国”的故址。根据《汉书·西域传》的记载,“精绝国”有480户,胜兵500人。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精绝国”只是一个人口仅与村落般多的国家。可是在2000多年以前,西域的许多小国家大多如此。

 

 

寻梦尼雅

和田古称“于阗”,历史上曾与疏勒、安西、龟兹并称为安西四郡。和田是新疆最南端的城市,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西域的玉石、宝马、瓜果由这里传到中原,中原的丝绸也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往西域。

尼雅古城是和田最有影响力的古城,自1901年英国科学家斯坦因首次发现尼雅废墟至今,这里一直是世界各地探险家、考古学者们关注的焦点。

尼雅,尼雅,念着这个好听的名字满口都生香。想像着在一片绿草地上,美丽的女子和着音乐跳舞的样子,一旁的大胡子男人外表肃穆,内心温柔,这就更增加了心里的渴望和憧憬。

书上说,尼雅是《汉书》精绝国的所在地,一个只有480户人家、3000多人口的小国。他们公元前就来到了塔克拉玛干的腹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几个世纪后有军队入侵,城垣燃烧着火焰,活着的人们感受着生不如死的恐惧,于是离开。

如同他们来时一样,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何时离开,去了哪里。

 

 

神秘消失

出了和田市,车向东去,跑了二百多公里才到民丰县。向导说从民丰再向北走150公里左右,就到了尼雅。尼雅位于尼雅河下游,在沙漠村庄卡巴阿斯卡的里面,进来要经过三道关卡。

这个村里的人都不懂汉语,幸亏我们请了位懂维吾尔语的向导。因为尼雅的缘故,这个村庄有一条柏油马路。村里人口很少,人们的居所在沙地上,有游人进入,也没什么人停留多看我们一眼。带我们去尼雅的是一位当地的老人,走出村子没有多远,就到了尼雅遗址。

遗址被掩埋在尼雅河故道连绵起伏的沙丘之间。据介绍,遗址南北延伸25公里,东西宽达五至七公里,发现于1901年。中外考古工作者对尼雅遗址进行了多次勘察、发掘和研究。据专家考证,尼雅是我国汉-晋时期,丝绸之路南道名城、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精绝国。

精绝国处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居弱水一方,是个小国。据《汉书·西域传》记载,这里仅“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并在东汉年间“被鄯善并吞,国遂绝”,但是,丝路南道“往来者莫不由此城焉”。

奔走穿梭于尼雅河桥头的丝路商人给小国寡民带来了西亚的玻璃器皿、希腊风格的艺术品、印度的棉织物、黄河流域的锦绢、漆器、铜镜和纸这些当世珍宝。汉晋夫 妻合葬墓中出土的蓝底蜡染棉布残片和棉布裤,是我国迄今所见的最早棉织物,尤其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文字织锦堪称锦中绝品、丝路遗珍。至今仍残留在屋梁 上、佛画中以及墓穴间的形态各异的飞龙,则是四大古国文明碰撞、融合与西域人民独创精神的最好见证。

佉卢文书是尼雅考古中最重要的发现。800件出土于尼雅遗址的佉卢文书木简,有文告,有信函,有指示,内容几乎涉及当时精绝王国生活的每一个侧面。解译文书,古国昨日仿佛再现眼前。

两汉时期,尼雅古国文明走向了辉煌。但是,水源短缺、风沙肆虐,始终是被沙海所围的尼雅人面临的威胁。从遗迹中枯死白杨的粗大树干可以知道,精绝人为了维系绿洲,曾经广植树木。

法律甚至规定:严禁砍伐活树,违者罚马一匹;哪怕是砍了树杈,也要罚牛一头。这条规定被后人誉为世界上最早的“森林法”。精绝国的水、种子都由国王亲自管理,用以维系生存。

尽管在严酷的环境之中,尼雅人如此谨慎和努力,但在三国、两晋之后,还是消亡了。尼雅的废弃是个谜。古城遗址周围不见河流改道或战乱的迹象,房屋院落之中 没有人迹;大量公文简牍刚刚整理好,还来不及运走;甚至连忠实的狗儿都忘了带走,还拴在家门口的柱子上。尼雅人就这样匆匆忙忙地消失了,只留下沙埋废墟, 更留下瀚海荒漠中的难解之谜。

 

 

繁华旧梦

在这片狭长的古城遗址中,残存的佛寺、房舍、墓地散落其间,当年的农田、林带、渠系和冶炼遗址依稀可见。可以看出,当年精绝国的居民们以穿城而过的尼雅河为界,分居南北两区,南为豪门,北住平民。但是,家家皆有果园、畜圈和池塘。

遗址中心有一土筑佛塔,虽然破败,但古风犹存。可以使人想像,笃信佛教的精绝国臣民们,沿河而居,引水浇田,经营绿洲农业的景象;家有池塘,可看出由于尼 雅河是季节河,夏洪冬缺,户户需备塘蓄水。穿过城门,是几座比较完整的房屋和一小片断壁残垣。屋子里面的炉灶被熏得很黑,明知道年代久远,可还是觉得不久 之前有人用过的样子,只有一个很小的天窗能够透进一点阳光。大概是2000多年前的人和事了,物是人非,隔着这么久的岁月,居然还留有依稀的痕迹。

 

 

城门的对面有一个1000多年前的坟地,很多人葬在这里,几年前,还总有人在这里宰羊祭祀。墓旁边是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胡杨树,很多已经只剩 枯萎的枝干。这里的河水已经干涸。胡杨斑驳的纹理,有种坚韧的力量。它见证了尼雅两千年前的荣辱兴衰,看到了一个本来自享其乐的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如何变 为定居,并最后神秘消失……但胡杨不言,我们只能自己去想像尼雅当年繁华的样子。

古城墙就那样站着,一切像没有发生过,却又用它的身体提醒着这个真实的存在。正午的烈日下,站在胡杨树下,树影婆娑,树叶沙沙,像历史在时空里穿行。

 

请使用手机注册

register by mobile phone

发送验证码

欢乐的注册

使用手机登录

login by mobile phone

登录 注册

遗忘了密码?

重置你的密码

reset password

发送验证码

确认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