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谁此时没有房屋
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给生活一点思考
让旅行变得有趣



文/乌拉

在大多数人都自由行而不选择旅行社服务的时候,我选择旅行作为创业的方向,并不是我多么与众不同,而是为了旅游服务升级过程中的机会,也为了我的兄弟。

一、远去的未曾离开,兄弟留下

“石头,回来吧。”

那天我在朋友圈看到石头发了一条,他说:“盼盼,我想你了,咱俩再去爬一座雪山吧。两年没上雪线,我都快把自己弄丢了。”在许多年以前,我们俩会用一根绳子把自己连起来,攀爬雪山。雪线之上都是兄弟啊。

我看了下这条朋友圈发布的时间,300多天前了。我想这是不是他在非洲趁着哪阵风刮过来一点儿信号,赶紧发了条,慌张的甚至来不及关联我。就像我告诉他我要结婚时,他笑我是有多么慌不择路,居然要娶一姑娘。

四年前,石头去了非洲,去了当时我们经常YY的旅行目的地——撒哈拉沙漠,他跟我说,如果你去过沙漠,你就会知道,原来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的灿烂,终究都要用寂寞来偿还。四年里我把中国的沙漠逛了一遍,每次拍下大漠孤烟,黄沙残阳的时候,我都发给他,说你看老子也不差,有这么多沙漠,搂着的是姑娘,不是寂寞。他说他穷得只剩下钱了,他寂寞地站在钻井平台上,迎风尿湿鞋。

四年前我和石头有一个约定,我们创业的公司要是能养活我们俩了,他就从非洲回来。好在,他在非洲挖石油赚不少钱,够我们创业的启动资本。

二、 创业路上多基友,一生所爱

好了,废话那么多,下面我们说说创业的故事。四年前的创业可没有现在这么火爆,我离开上海去兰州做野孩子的时候,特别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那几年流行的是间隔年,我跟自己说,失败了就当自己是去间隔年了。

那阵子我和我的朋友们开始陆续出走上海,我跟人说:你年少时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或者是江湖艺人,行走天涯,表演胸口碎大石。后来,当你渐渐长大,成了一个上班族。这真是一个忧伤的故事。我们离开上海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对自身不满。当这种不满的气场聚拢到一定份额的时候,突然爆发了。我们鼓励自己,说复旦毕业的都不去做这样的事情,还能让谁去开拓呢?周春写:是的,万人空巷,挤破了头想进的公务员的生活真实情况就是这样的。生活和未来不再是令人期待的,除了极个别有政治抱负和特别出色的,大部分人天天来上班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等退休。不,其实不止是公务员,大部分人上班的目的都是等退休。

最初我们创业做的是客栈,能在西部的旷野之上有一家自己的客栈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太酷了,于是我在上海的同学倾巢而出,我们一口气开了7家客栈,散布在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我们戏谑的称之为“大复旦招待所联盟”,而因为做这些客栈,我身边汇聚齐了复旦十年里最自由的一群人。直到过了三年,我才明白,创业中最难的是:聚拢优秀的而且和你价值观念一样的人。

客栈里全部是想走在路上的年轻人,去哪儿玩成了每个人跟我讨论的话题,所以野孩子旅行就应运而生了。最初我们只是个旅行俱乐部,把我们旅途中发现的不为人知的风景和人文的景观展示给朋友们。当我们做到第三家俱乐部的时候,我发现很少有俱乐部能够撑过3年!俱乐部的运作方式主要靠人与人的关系维系,旅行的服务品质也无法同一,而爆发式的增长往往伴随着安全意识的缺失和服务管理的下降,俱乐部就盛极而衰。于是我们回到上海开始申请注册旅行社,从做生意的小打算开始做自己的旅行商业计划。

我的另一位合伙人安达,给新的公司起了一个名字:黑眼睛旅行。我们的口号:旅行不会改变世界,却能改变看世界的眼睛。

三、 旅游还是旅行,是什么鬼

在大多数人都选择俱乐部或者自由行,放弃旅行社服务的时候,以旅行社作为自己的创业方向是不是合适?我告诉石头:

大部分人不选用旅行社的主要原因是旅行社提供的产品和服务都太落后,旅行产品的审美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外包服务根本不能满足客户需求。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分析,黑眼睛把旅游人群的旅游层次分了四层:

第一层,只要出去就行,哪里都无所谓;

第二层,要在对的时间去对的地方;

第三层,是和气味相投的人去第二层之地;

第四层,旅行是和对的人去风景优美之地做些让自己难忘的事情;

第一层是大多数旅行社满足的客户需求,第二层是满足自由行用户跟着别人的攻略出行需求,第三层是小众旅行俱乐部能够满足俱乐部朋友的需求,第四层,才是人文旅行的最终需求,像个当地人一样旅行。

我们希望通过合伙人计划招募到对人文和旅行感兴趣的人群,根据合伙人的需求,通过跟旅行达人合作旅行工作坊设计旅行产品,通过跟通晓当地的人文达人合作设计人文包来匹配合伙人的需求,从而真正做到人文旅行产品。我们把兼具各专业背景各个民族的旅行达人培训成我们的领队,由高水准的培训来提升服务的高标准,用管家式服务一站式解决旅行中的问题。

所以,在人均年收入超过1万美金的人群中,旅行服务是需要升级的,在这个升级的过程中,旅行创业是有机会的。

四、小伙伴们来帮忙,都是亲人

好了,公司和理念有了,我们就开始招人了。因为运营模式全新,我们甚至不知道怎么写招聘广告。我本科学的是工科,研究生读了法律,现在做的是旅行,我们还没有美工的时候,我当众认领工作:我行,我上了!

根据科学定理:物以类聚。所以我招回来的小伙伴都是这样的人,有着日企工作经验的细心的被委以重任做计调,党报工作的做O2O营销,计算机毕业的做美工,学金融出身的做产品;至于领队,那简直就是奇葩中的战斗机:爬过珠峰的,走过羌塘的,女汉子卖萌的,软爷们做饭的,国家地理摄影师的...可是这么有个性的人,咋管理啊?

所有的管理经验在我们公司,都成了只能被参考,不能被取用的典型。我们在上海租了一栋别墅作为办公室,一下子实现了我多年的早晨洗脸刷牙上楼上班的梦想;上班就是设计怎么出去玩,设计得好,就可以出去探线,妈妈再也不用唠叨我没有假期了;培训变成了自助性质,每个人都是自己行业的专家,还旁通了几个旁门左道,互相学习就成了最愉快的事情。摄影师在学习做饭,美工学习编,产品经理学习摄影,我们的口号变成为:自助学习,超越蓝翔!

只要你有兴趣,是个好人,细心,你一定会发觉到自己的闪光点。

后来我们身边就聚集了很多黑眼睛旅行粉丝,我们的员工,都来自于我们的粉丝。接着我们就被资本市场关注到了,三月份的时候我们参加了“飞马旅”评选,作为五期星驹,我们突然成为一群旅游圈的大佬看好的项目。幸福得稀里糊涂的时候,突然袁岳就成了我们的股东,而那个时候,我恰好也理了一个光头。

五、创业公司怎么活下去,靠裂变

我们公司很少开大会,攒齐一桌子的人特别不容易,平时稍不注意,看到工作群被同事刷屏,内蒙的烤全羊西藏的石锅鸡伊犁的薰衣草梅里雪山的日出,按不住躁动的心,下个命令:不带礼物回来的,不许进门。

然后我发现,我们公司放礼物的展架不够用了。后来我改变为带吃的回来,然后新入职的姑娘一个月胖了12斤啊,回家他妈都不认识她!再这样下去要嫁不出去啊,一直到我改变为带个男朋友/女朋友回来,这种情况才得以改观。

每一个来应聘黑眼睛的人,我都会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创业公司?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告诉他们,来创业公司,就意味着你每日都在尝试着让自己不舒服一点。你面对的永远是新的东西和自己的梦想。你做好准备了么?

但是:我们进创业公司的时候,是带着梦想来的,当梦想照进现实的时候,创业的薪水不够高该怎么办?旅行公司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好的领队不好找以及培养好的领队会流失,甚至被另起炉灶,从背后捅一刀。而且人员过多的时候,精细化管理会限制公司的想象力,变得缺乏创新。

好了,为什么我们在做客栈的时候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呢?因为每个人都是股东啊!而且这些股东都是朋友,知根知底的,而且在那个随便开客栈随便赚钱的年代,这简直就成了带不带你玩儿,不存在选择困难。我们有很多旅行目的地尚未开拓,为什么我们一直选择一起喝酒吃肉的朋友合作去开发新项目而不选择跟我们朝夕相处的员工一起合作?!我们培养了他们独立自主,直到独当一面。在他们实现了自己旅行的梦想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满足一下他们创业的梦想呢?创立一堆小而美的旅行公司,难道不比一个携程更有想象力么?

想干就干,黑眼睛在2015年的时候就开始全面推行项目制,16年推行项目股东制度。我们开的新项目第一个就是野孩子旅行,我们把野孩子旅行重新定义为亲子旅行品牌,我找到了新的小伙伴来公司内部创业,继续打开新局面。

所以石头,约么?



请使用手机注册

register by mobile phone

发送验证码

欢乐的注册

使用手机登录

login by mobile phone

登录 注册

遗忘了密码?

重置你的密码

reset password

发送验证码

确认修改